重庆游戏人丨为重庆提供游戏开发技术培训服务

挥泪斩马谡,百度游戏被剥离

古有挥泪斩马谡,现有李彦宏壮士断臂,百度游戏从百度集团剥离

早在2016年10月份,业界就有爆出百度出售游戏业务的传闻,百度出面辟谣称不属实。在年关将至又有新闻爆出百度再次出售游戏业务的消息,看来不是空穴来风。经过重庆游戏人通过圈内人事了解确认,百度游戏确实已经于近日被卖出,接下来就是百度游戏从百度中脱离。百度游戏这次以完全卖掉的方式从百度脱离,这次的接盘侠是聚太资本和杉杉资本。以后在游戏行业中,将再无百度游戏的身影。百度游戏也将经过大的人事调整、百度游戏也有可能叫多酷,反正和百度已经是分道扬镳了。

百度游戏过度依赖百度内部的流量,在2015—16年拿下了《沙巴克传奇》、《汤姆猫跑酷》的游戏,也投资一部分依靠IP剧的游戏和潜力的研发团队,但还是缺乏能够充当现金奶牛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产品。所以百度移动游戏战略升级为百度游戏的时候,公司的高层其实是作物针毡,用一句中国足球解说国足的来说“留给百度游戏的时间不多了”,所以百度公司对百度游戏这样空有几十亿的流水、却没有利润的公鸡,却没有办法表现得深沉的舐犊之情和更多的耐心。在2016年10当时百度进行了力度并不强烈的“辟谣”随后百度游戏大批量清洗裁员,啪啪啪响的耳刮子在百度游戏的脸上是啪啪啪的直响。

 

 

 

曹操斩杨修!百度游戏被卖,从百度剥离!

“百度游戏空有十几亿流水,却没有分毫利润可言的鸡肋资产”……对于这样的描述,不禁让人看着犹为刺目、听着犹为刺耳。坊间亦不时有传闻渠道之间为抢用户、完成KPI,使用自充、公会、倒贴钱抢用户等手段,而这样的结果,也倒致渠道的利润越来越薄,甚至出现亏钱的情况。而百度游戏的真实情况是这样的吗?

这也不禁令笔者想起了史上著名的“杨修之死”, 根据《三国演义》的描述,杨修作为汉相曹操主簿,因为看透了曹操下达“鸡肋”口令背后的寓意,反被曹操杀害,死于公元219年,卒时方44岁。

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这是杨修对于鸡肋的总结,也是他对于曹操当时正在打的仗的意义总结。对于一场并无胜算的仗,该继续耗损缠斗下去,还是该及时抽身?这是摆给曹操当时的一个命题。而到了今天,同样的问题抛给了李彦宏以及他旗下的百度游戏。

当手游刚刚兴起,360、百度、腾讯等传统PC端的互联网属性平台与门户分得了人口红利的第一口美羹:凭借强大的用户基础,以及互联网属性,360、百度、腾讯将PC端的用户转移到手机端上来,而其中腾讯、360表现更为出色——腾讯凭借QQ以及新崛起的微信,实现了最为强大的用户转移与积累;360则利用杀毒软件实现了极高的转化率;而百度虽然拥有百度贴吧、百度地图等珍贵资源,但由于较为复杂的内部体系,未能像腾讯那样实现一个QQ号同步登录所有其他业务,相对比较滞后,但收购91之后,则扭转了这样的局面:百度手机助手通过91的并购,成为了当时最大的分发平台。然而时代在变,硬核渠道崛起,第二波的人口红利轮到了硬件厂商:小米、硬核联盟组团跟进的手机厂商开始重视手机应用商店,并打造生态,成为手机与应用商店一体的渠道,其控制上游用户的入口,导致的结果是:安卓用户每换一次手机,原来传统的360、百度的用户就会被清洗转移一波到手机的应用商店。而另外,手游的数量不断增长,用户的品味也在提升,原有的渠道为王的日子,也开始转向内容为王。除了CP与发行,渠道也要经受新一轮的洗牌。而在这一轮洗牌当中,游戏基因相对偏弱的百度,显然是受影响最大的其中之一。一位读者在游戏陀螺10月8日发布有关百度游戏传闻将出售的传闻及辟谣的文章中评论:百度游戏导量都不如oppo,vivo了。

曹操斩杨修!百度游戏被卖,从百度剥离!

百度与腾讯的近三季度财报对比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让我们来看看同为BAT、同为手游平台巨头腾讯与百度在2016年Q1-Q3的财报部分关键数据比较。

百度Q1总营收158.21亿元,净利同比下滑18.9%

百度第一财季总营收为人民币158.21亿元(约合24.54亿美元),同比增长24.3%;第一财季净利润为人民币19.87亿元(约合3.081亿美元),同比下滑18.9%。

百度Q2总营收182.64亿,净利同比下滑34.1%

百度第二季度总营收达到182.64亿元人民币(约合27.48亿美元),同比增长10.2%;归属于百度的净利润达到24.14亿元人民币(约合3.632亿美元),同比下滑34.1%。

百度Q3总营收亿182.53亿元,净利同比增长9.2%

百度第三本季度总营收为182.53亿元(约合27.37亿美元),移除去哪儿影响,实际同比增长6.7%,净利润为31.02亿元(约合4.652亿美元),同比增长9.2%。

腾讯Q1总收入319.95亿元,游戏收入170.85亿元

2016年第一季度,腾讯总收入为人民币319.95亿元(49.52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43%。网络游戏收入同比增长28%至人民币170.85亿元。

腾讯Q2总收入356.91亿元,游戏收入171.24亿

腾讯2016年第二季度总收入为人民币356.91亿元(53.82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52%,网络游戏收入增长32%至人民币171.24亿元。

腾讯Q3总收入403.88亿元,游戏收入181.66亿

2016年Q3腾讯总收入60.4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03.88亿元),相比比去年同期增长52%;网络游戏收入增长27%到人民币181.66亿元。

财报的真实:游戏业务在百度真的是“鸡肋”

从腾讯、百度Q1-Q3的财报中,我们可以看到:

1、腾讯很牛逼,其牛逼程度无用多言。

2、百度的营收在增长,但其净利润却呈下降趋势。

3、腾讯的游戏收入相当于就是百度的所有收入。

腾讯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表示:在2016年第三季,我们的主营业务取得强劲的财务表现,尤其是智能手机游戏和社交网络广告业务,两者均取得高于业界的同比营收增长,保持健康的利润率。与此同时,包括网络支付和云服务在内的生态系统基础服务在覆盖面和使用率上也取得了显著的进步。

另外,腾讯还从公司策略摘要中提到:

1、根据财务状况分析得出,2016年Q3腾讯增值服务收入同比增长36%到279.75亿元收入,网络游戏收入增长27%到人民币181.66亿元,其增长主要来自玩家对战及角色扮演智能手机游戏贡献,以及来自我们PC游戏收入的增长。

2、就PC客户端游戏而言,腾讯收入同比增长10%,主要由于来自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动作游戏、角色扮演游戏、音乐及体育等现有游戏类型的收入贡献增加。主要游戏的ARPU增长是由于新内容及暑期推广活动受到核心用户欢迎。

3、就智能手机游戏而言,腾讯收入于2016年第三季达约人民币99亿元,同比增长87%,主要受游戏数量的增加及腾讯主要玩家对战游戏与角色扮演游戏的强劲经营表现所带动。于2016年9月底,《王者荣耀》的日活跃用户数超过4千万,创下我们平台非休闲智能手机游戏的新纪录。

从以上的摘要当中,我们可以看到,腾讯在财报中特别提到了游戏对于营收及利润的贡献(而事实上游戏也是腾讯最大的营收来源),而相比之下,百度则只字未提游戏对于财报的贡献,也就是说,游戏对于财报的贡献俨然就是“鸡肋”。

BAT格局百度已掉队,不改变将会被腾讯、阿里越甩越远

再放大到BAT三大巨头的财报对比,我们更是发现:百度已经处于全面落后的状态,已经被腾讯、阿里巴巴越甩越远!从Q3来看,腾讯的总营收甚至已达百度的2.2倍!

曹操斩杨修!百度游戏被卖,从百度剥离!
(图片数据转载于36Kr)

阿里其实一直在积极布局手游,收购UC之后有一定成效,但要达到想要的效果与地位,其实也是亦步亦趋,相当挣扎。而百度亦是如此。作为当初的安卓第一大分发平台,在研发基因缺失的情况下,想要保持领先位置越来越难,甚至面临盈利与否的问题。

阿里与百度同样作为平台,但主打的是电商以及搜索,远不及腾讯的社交属性与游戏天然贴近,因此百度、阿里虽然也有庞大的用户群,但最后转化成游戏受众远不及QQ、微信的用户来得直接,而腾讯亦更早布局研发,从端游开始就推出自研与取得成效,并在手游时利用平台与用户基础的优势,几乎“霸占”了所有的细分类型。

曹操斩杨修!百度游戏被卖,从百度剥离!曹操斩杨修!百度游戏被卖,从百度剥离!曹操斩杨修!百度游戏被卖,从百度剥离!
(图片数据转载于36Kr)

而从以上的BAT营收构成对比图,我们可以看到,腾讯的游戏营收占比最大,可谓在BAT中拥有最“纯正”的游戏基因,而阿里与百度真的应该好好想想其各自在游戏的布局的意义何在,以及能取得多大的回报了。

百度重新上路:讲好新故事是关键,游戏或许已经过气

百度之困:魏则西事件影响、“搜索”故事讲完、移动转型近尾声

百度的主营业务为“在线市场推广”(online marketing services),即搜索业务。这大半年来,在内外因素作用下,特别是魏则西事件的影响下,百度正在对搜索业务进行深度整改。

百度当年闯荡资本市场讲的是“搜索的故事”。应当说百度已经兑现了过去的“故事”在中国搜索市场地位不可动摇。而另外,百度向移动的转型亦已接近尾声。而其实同样腾讯、阿里也在面临这个问题。

曹操斩杨修!百度游戏被卖,从百度剥离!
(搜索一直是百度的坚挺组成部分,本图截止2016Q2)

游戏已经过气,百度需要新启航

讲“新故事”要有“本钱”,而在新的形势下,手游已成红海,竞争越来越惨烈,百度想要以游戏为主要筹码去吸引资本市场,无疑是“痴人说梦”——在百度游戏最牛逼的年头,在财报上以及市值上都未能够带来足够大的反响(这也与百度是在美股上市有关),更不要说现在了。

百度第三季度财报也提到了在新业务方面的进展情况,涉及百度金融和百度人工智能。百度金融方面,在9月1日召开的百度2016年世界大会上,百度金融方面对外公布了“身份识别认证”、“大数据风控”、“智能投顾”、“量化投资”和“金融云”5大方向。人工智能方面,百度主要以“百度大脑”为引擎,应用于各大业务线。

据CBinsights数据显示,人工智能公司融资额在2016年Q2创出新高,已经涌现一批1亿美元级别的投资/并购,预计全年融资总额同比增幅为76%。显然,谈人工智能更能打动华尔街的投资者。

AI人工智能或许才是百度真正的未来

百度在公布财报还公布了现金流数据,截至2016年9月30日,百度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总值为人民币783.62亿元。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简单来说,百度其实还是很牛逼的,而百度研发支出占营收的比例一直保持在10%以上,只是需要作一些取舍。

值得留意的是,在百度公布了2016年Q2财报后的电话会上,李彦宏对传统搜索业务一笔带过,然后着重强调人工智能已经和将要产生的价值。另外,百度人工智能平台的核心是百度大脑。

1、持续投入,看似落后的百度已在AI领先

据悉,百度Q3研发投入高达26.14亿元,占总营收的14.3%,研发强度在全球科技公司中位于前列,彰显了百度坚定投入人工智能转型一家AI化公司的决心。

在9月1日召开的百度世界大会上,百度首次向外界揭开百度人工智能全貌——“百度大脑”,集中展示了百度在语音、图像、自然语言处理和用户画像等领域的最新成果。长期的AI投入与布局赢得了业界尤其是国外知名机构的青睐。在2016年10月份,美国《财富》杂志刊载文章《Why deep learning is suddenly changing your life》,评出了深度学习的四大巨头——谷歌、微软、Facebook、百度。百度成为AI四巨头中唯一的中国科技企业。

2、从百度医疗到自动驾驶,百度能否重新驾驭未来?

百度的人工智能,主要以“百度大脑”为引擎,应用于各大业务线。

百度医疗大脑作为百度AI首个落地产品,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到医疗健康行业,推动互联网医疗平台;还通过深度学习开放平台PaddlePaddle对外输出百度语音、图像、自然语言处理和用户画像的能力。

目前,百度人工智能的四项能力已经渗入到产品线中,贯穿百度各项业务部署。财报显示,借助于百度人工智能、自然语言处理、深度学习等技术和过百万的用户标签,手机百度8.0主打个性化,百度资讯流根据不同用户的搜索偏好进行用户画像,为每个人推荐最感兴趣的内容,实现了“千人千面”的定制化效果,三个月内流量增长高达20倍。

有分析指出,自动驾驶是最具“含金量”的方向,而百度精确到10cm的“高精地图”则是未来无人车的“轨道”。在百度人工智能核心的无人车研发方面,第三季度,百度获得了美国加州发布的无人驾驶测试牌照,并与福田、长安等汽车厂商达成战略合作。

3、加速并购与布局

除了加大研发力度,坚持自主研发外,百度还用投资并购的方式,持续布局人工智能生态,打造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产业链条。8月16日,百度战略投资激光雷达公司Velodyne LiDAR,降低激光雷达价格,加速无人车商业化进程,助力传统汽车行业全面升级。

百度也在Q3财报中专门提到了在投资思路方面的重要转变。第三季度内,百度先后成立了早期投资资金百度风投,以及中后期投资基金百度资本。百度风投将集中投资人工智能等技术创新领域的早期项目,基金首期规模为2亿美元。百度资本将聚焦泛互联网领域中后期项目,基金规模200亿元,并且还将采用独立的市场化运作。百度方面还称,百度风投和百度资本都将服务于百度的整体战略,实现投资效益最大化。

多事之秋的快刀斩乱:天下归谁,自见分晓

2016年可谓是百度的多事之秋。从百度最新公布的Q3财报来看,百度总营收增长继续放缓,同比下滑0.7%,创历史新低,并且是自上市以来出现的首次“负增长”。

2016年9月,百度公司内部对17起严重违纪案件进行了全员通报,涉事人员轻则被公司开出,重则被移交司法机关,个别员工已被判刑。这件事震惊了整个业界,也使得百度元气大伤。另外,“魏则西事件”持续影响,《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自9月1日正式施行以来,对于严重依赖“网络营收”的百度来说冲击不小。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网络营收占比164.7亿元,同比下滑6.7%,首次出现负增长。

在百度新航向——人工智能方面的业绩正式出现之前,百度营收还将持续受“魏则西事件”带来的广告监管影响。百度董事长李彦宏上一季度财报会议时曾表示,可能需要2-3个季度才能重新恢复之前的增长。

曹操为什么会斩杨修?直观的解读是曹操嫉妒杨修,并且担心过于猜透他心思的人留在身边会留下祸患。但其实历史上的曹操非常重视人才,只要能为他的政权效力,即便像陈琳那样曾为袁绍著文辱骂他祖宗的人,他都愿意接纳,更何况是杨修,因此说曹操嫉妒杨修的才能是没有道理的。

比较深入的一个解读是:杨修已深深卷入曹丕和曹植争夺接班的斗争之中,在曹丕已经得势的情况下,他必将成为这场斗争的牺牲品,曹操为身后接班人的安危考虑必定会杀掉他的。

读史推今,百度游戏如果真的从百度剥离,除了贪腐也许还有更为关键原因,因为贪腐起码说明尚且有油水,而更深层次的原因是这里已经没有油水可以捞了——李彦宏对于百度游戏的思量,犹如当年曹操对杨修的思量。

杨修必须要死吗?既是,又不是。杨修为什么会死?——因为对于曹操而言,杨修亦成“鸡肋”了。

百度游戏必须要剥离吗?似是,又可不是——但今天决定剥离了,李彦宏与他的百度也许只是想更专注地去谈另一场有明天的恋爱。

煮酒论英雄,谁与争锋。天下归谁?拭目以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重庆游戏人 » 挥泪斩马谡,百度游戏被剥离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