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游戏人丨为重庆提供游戏开发技术培训服务

先是李泽言再到H5的高潮 这是要陪吃鸡手游一起跨年?

2009年,QQ空间上线QQ农场,以现在的视角回忆,那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首款全民参与的游戏。据当时腾讯所公布的数据显示,在鼎盛时期,QQ农场的月活跃用户可以达到3.2亿,注册账号数占当时中国人口的三分之二。随后推出的抢车位,买卖好友与QQ饭店等亦是在此基础上各领风骚。

先是李泽言再到H5的高潮 这是要陪吃鸡手游一起跨年?

同时,QQ空间也抓住了页游黄金时代的尾巴,进一步扩大领域。游戏品类与游戏来源更加丰富,相关合作也陆续开展,影响了很多当时在做页游产品的厂商。比如游族的《侠物语》、胡莱游戏的《胡莱三国》,都出自于QQ空间。而随着页游市场份额的缩减,QQ空间在页游领域的地位也日趋巩固。

先是李泽言再到H5的高潮 这是要陪吃鸡手游一起跨年?

2013年,微信出现了一款名为“打飞机”的产品,同样以现在的视角来定义的话,这可能是最早甚至是最成功的一款H5游戏。可惜的是,因彼时的H5游戏还并未被摆出台面,所以此功能除了“竞技飙分”之外,并没给受到业界太多的追捧,当年红极一时的“打飞机”也就此作古。

先是李泽言再到H5的高潮 这是要陪吃鸡手游一起跨年?

2017年12月28日,微信小游戏上线,除了当年“打飞机”那套熟悉的配方,一时之间,沉默了近一年的H5游戏再次于业界有了存在感,仿佛看到了H5游戏中的QQ空间,2018年“又双叒叕”是H5游戏元年的言论也依稀可闻。当然,后半句话也同样适用于VR。

微信小游戏的特点这里就不多赘述了,那么其对于H5游戏所能带来的影响,又有哪方面的体现呢?首先来看被业界认为是致命缺陷的单平台多任务冲突。之前的移动端H5游戏在遇到多任务冲突时,大多无法像手游那样实现不同APP之间的自由切换。就以微信为例,如果玩家是在微信中找到的H5游戏端口,那当有比游戏更重要的信息提醒时,玩家只能选择像退出订阅号那样退出游戏程序,而不是最小化。再次回归游戏,就是重新开始了。

在微信小程序上线之后,游戏日报砂师弟也特地去了解了一下多任务冲突方面的问题,结论是回复信息与玩游戏并不冲突。当重要信息弹出时,玩家完全可以实现暂停游戏,将界面切换到微信主界面,处理好信息之后再回来继续游戏。值得一提的是,如果游戏仍在进行中,微信主界面还会在最上方给出提示。当然,H5游戏人所苦恼的二次触达,也会迎刃而解。

先是李泽言再到H5的高潮 这是要陪吃鸡手游一起跨年?

截至目前,微信官方还并没有给出提供开发者注册的相关功能,虽然在微信小游戏正式宣布上线一个小时之后,白鹭引擎就正式宣布了支持微信小游戏开发的消息,可白鹭时代CEO陈书艺也在其个人朋友圈公开表示,白鹭时代做的是引擎开发和支持,对微信开放小程序对游戏的支持不会做过多的解读。

所以,在官方正式表明态度之前,小游戏对于H5游戏的意义,究竟是QQ空间之于页游(首批上线的《欢乐消消消》似乎也在验证着这点),亦或者只是腾讯对于“打飞机”的优化,还尚不能就此予以定论。何况从用户层面来说,游戏本身的体验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进展。

先是李泽言再到H5的高潮 这是要陪吃鸡手游一起跨年?

在微信小游戏上线之前,吃鸡大战硝烟四起之中,游戏圈还刮起了一阵全民恋爱风,朋友圈微博等流量聚集地也从“大吉大利,今晚吃鸡”变成了“养不起养不起”,制造者为2017年的最后一匹游戏黑马《恋与制作人》。

先是李泽言再到H5的高潮 这是要陪吃鸡手游一起跨年?

截至12月29日,这款全平台公测不到10天的女性手游已经在App Store免费榜上超过了《荒野行动》、《王者荣耀》等游戏,暂列榜单第二。而首周单日iOS收入超过30万人民币的成绩,也体现了此品类的变现能力。这种始于颜值,陷于声音,然后充钱,充钱也被虐,虐完再充钱的思路与前几年人们所理解的RMB玩家大相径庭,倒是和玩《阴阳师》与吸猫的流程十分相像。

先是李泽言再到H5的高潮 这是要陪吃鸡手游一起跨年?

不同于之前成名的女性向手游,比如用武器、换装、竞技、IP改编来吸引用户,《恋与制作人》几乎是将所有筹码都赌在了恋爱元素上。这种垂直用户也被市场称为乙女向游戏,即介于萝莉和御姐之间的女生,年龄大约在14—18岁,与郭敬明的小说读者高度重合。因此,这类游戏的持续生存能力成为了全民恋爱下的思考话题。

据各家媒体的报道重点来看,鉴于游戏制作人是《奇迹暖暖》的原班人马,《恋与制作人》在市场上的话题性应该还是可以延续一阵的。而且相较于《奇迹暖暖》,从朋友圈的发言占比来看,《恋与制作人》爷们比例更为突出。事实上也是如此,根据腾讯浏览指数的统计显示,在过去的一个礼拜中,《恋与制作人》的男性比例要略高于《奇迹暖暖》。

先是李泽言再到H5的高潮 这是要陪吃鸡手游一起跨年?

与公测一周就能造成舆论现象和大量衍生表情包相同,乙女向手游能够在男性群体刮起一阵骚动也是比较罕见的。至少在砂师弟的记忆与随机采访中,周围的直男都没有喜欢看郭敬明的经历。妹子多的地方向来不缺男的,这是《劲舞团》、《剑网三》、《奇迹暖暖》等游戏所留下的市场真谛,女性市场在今年有了一个比较明显的增长,可此细分领域的潜力到底有多大,目前还有待窥探。不过极光咨询所提供的54.1%的《王者荣耀》女性用户,或许可以视为一个参考。

当然,从客观的综合数据来看,年末的最大话题无疑还是“吃鸡”这两个字。除了最初的产品之争与渠道之战,如今的吃鸡手游也成为了跨界营销的战场。比如CF手游荒岛特训模式中的顺丰小摩拜、《荒野行动》里的小黄车与百度外卖、以及近日刚刚上线的《小米枪战》与百事可乐,还有佛系交通工具小米平衡车……

先是李泽言再到H5的高潮 这是要陪吃鸡手游一起跨年?

与《恋与制作人》和微信小游戏这两大“舆论挑战者”相比,吃鸡手游的势力与受众范围无疑更为庞大。但对于游戏行业而言,能够在吃鸡品类一手遮天的舆论环境中杀出两个新的话题焦点,不知是不是一种对2018年行业发展的暗示。

PS:2017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即将结束,那么结合本文,你的这次跨年会考虑怎么过呢?
A、与吃鸡一起过
B、与李泽言一起过
C、与跳一跳一起过
D、自己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重庆游戏人 » 先是李泽言再到H5的高潮 这是要陪吃鸡手游一起跨年?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