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游戏人丨为重庆提供游戏开发技术培训服务

低价外包、外资抵触——第三世界的游戏产业依旧长路漫漫

投身于游戏行业,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且不提在一流游戏大厂的员工,那些独立游戏开发者,光是运营起自己的工作室就已经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在商业上取得成就这种事就更像是天方夜谭。独立游戏开发者面临的挑战,会在新兴市场上变本加厉——在第三世界,这些开发者不仅仅需要面临经济上的困难,还得应对因文化的不同而产生的壁垒。

拉丁美洲的游戏产业被视为新兴产业。上个月,巴西圣保罗举行了巴西独立游戏节(Brazil’s Independent Games Festival,简称BIGFestival,以下简称BIG),其中,有一支游戏行业的专家团队试图为巴西的游戏开发商提供切实可行的建议,为这些开发商寻找全球的合作伙伴——对于拉丁美洲而言,游戏产业的收购、国际商务合作等业务都还有相当崎岖且漫长的路要走;因为文化差异等原因,拉丁美洲的游戏行业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至于那些独立游戏工作室,面临的问题更加难以言明,所谓的商业合作还不是目前应该考虑的事情。

BIG Festival现场

会上,当被问及“巴西这些小规模的游戏工作室,目前应该聚焦于哪些种类的游戏市场”这个问题时,专家们给出了一个出人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的建议:“懂得放弃和懂得追热点同样重要”(focusing as much on what to avoid as what to pursue)。

“如果你是一个小工作室,那你最好不要一开始就想着要去和《梦幻花园》‘刚正面’。”专家团队成员之一、Trint Point商务拓展高级总监Saad Khan指出,“游戏市场的竞争相当激烈。如果你的目标是想和那些头部产品搞事情,那你没什么胜算,你也没办法规模化自己的产品。你不如去找一个还算是蓝海的领域,然后试图在这个领域做得比别人更好。”

手机游戏发行商Playades的创始人Michael Haberl回应了这个“说起来倒简单”的“务实建议”。

“的确,你必须得找到一片蓝海才行。”Michael Haberl在同意这个观点的同时,也不忘例举现在西方世界各个App Store已经拥挤不堪的状况,“我觉得,现在这些游戏开发商完全可以在拉美、非洲还有亚太市场,依靠当地的文化内容做一些产品出来,这个机会挺大的,至少相对于欧美市场来说。”

但是,这些专家口中的“内容”,并不是所谓现在流行的VR和AR技术——这两种新兴玩法都不能成为支撑起小规模游戏工作室靠着有限资源以存活下去的关键。事实上,这一观点不仅应该引起巴西绝大多数的游戏开发者的重视,同时也应该获得其他新兴市场的共识。“VR?AR?你要记住,当你在玩这两种技术时,就像是在玩俄罗斯**——是黑是红并不由你决定。而且,你不知道它们是否真的有用。”Michael Haberl说道。

这也是投资者到现在依旧对VR持谨慎态度的原因。InFinCapital合伙人Pieter van der Pijl指出:“从一个投资者的角度出发,我看不到VR技术的所谓根基在哪儿,我没有安全感。你想一下,如果你出钱投资,那你肯定要让你的钱花在刀刃上。但是VR,这是个很难琢磨的领域——至少目前来说是这样的。AR同样如此。”

“当然,开发者自然能做出一些看起来吊炸天的VR游戏,但在投资方来看,这种游戏‘上不了天’。”van der Pijl补充道。

也有其它案例在作证VR和AR市场的黯淡前景。Mario Valle Reyes,曾经的EA员工,他在离开EA差不多11年后,与人合伙建立了一个叫做Altered Ventures的风投基金。Reyes表示,基金起初是专做VR和AR投资的,但目前,这两个市场都不怎么样。

Mario Valle Reyes

Reyes说,关于新兴市场这件事,十年前他就为那些开发者鼓吹过移动市场。现在他虽然也在鼓吹VR和AR市场,但很明显,故事的结局是不太一样的。

“我在2016年就已经不再谈论移动市场——如果你现在还只是想在移动市场取得成功,那我只能祝你好运了。说实话,如果你脑子里没有足具创造力的点子、在像Instant Games(一种即点即玩的H5小游戏)这些细分的领域也都不够活跃、或不够擅长,那你根本没办法在移动市场立足。换句话说,如果你还想在2018年做《愤怒的小鸟》这种游戏,那我也只能再次祝你好运了。”Reyes指出。

移动市场的拥挤不堪、VR市场的停滞不前,这是全球任何一个国家的开发者都在面临的问题。在对于身处拉丁美洲的开发者而言,这些问题已经变得更加严重。虽然很多巴西的游戏工作室在PC游戏和主机游戏的开发商都有相当强的实力,但巴西当地的游戏发行商寥寥无几,而那些所谓国际性的发行商,则更倾向于挑选离他们更近的开发者。

“在拉美这种地区的新兴市场,开发者最大的问题就是钱。”Reyes说,“你得把‘钱’和‘资源’区别开——‘资源’有时候是没有价值的。但是,‘钱’完全是另外一种概念,新兴市场的开发者很需要钱,因为直接去接触称心如意的游戏发行商是非常困难的,这就导致当地很多开发者只能去当某个发行商的‘雇工’(即外包)。说实话,即便那些巴西开发者的点子不比欧美人来得更出彩,对于发行商来说,他们的劳动力其实也挺节省成本的。”

不同于游戏产业 巴西这两年的电子竞技发展得相当迅速

就外包这件事,Saad Khan也承认,Trint Point的外包开发者均来自于新兴市场地区,比如白俄罗斯、罗马尼亚,还有印度。“我们并不想找来自欧美的游戏开发者,那么做的成本只会更高。总而言之,如果你想要降低风险,那你就得降低成本,那么,外包这些新兴市场地区的开发者,就是最好的选择。”

这种做法确实给Trint Point带来了好处,但是这种商业模式是需要引起人们警惕的。“游戏开发者去当‘佣兵’——怎么办呢,他们毕竟得付账单啊,我完全理解这种商业模式。”van der Pijl说道,“但是……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模式,因为这种模式依赖着一种组织严密的系统,而且受雇者必须每时每刻都保证能有活儿干。”

“比起拉丁美洲,InFinCapital在东欧倒是更为人所熟知。”van der Pijl补充道,“小型游戏工作室都有相似之处,比如训练有素的程序员、扎堆的艺术家和开发者,等等。但是,InFinCapital的组织方式却几乎就是‘碰运气’——这是外包模式带来的后果,阻碍了一个游戏原创IP建立之初所需的资本积累。”

InFinCapital是今年8月科隆游戏展受邀方之一

van der Pijl对此有着相当糟糕的印象:“我们当时经历了很多。我们当时受雇做一个3A级别的项目,我们是个50人规模的工作室。我们很快完成了合同,我们有将近两个月时间没有工作,我们创造的利润不断地蒸发,我们开始变得焦躁不安,我们开始对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事情变得纠结,一天比一天糟。”

“如果你想从事这种外包游戏工作,那你真的,真的需要很强的商业头脑。很多大型公司在这方面做得很不错,毕竟他们有很多人力资源能够调用,但是处在中间的游戏商就很差劲了。哦对,有些受雇的小公司倒也做得不错,因为他们人少、规模小、便宜,而且灵活应变。”

而对于Reyes这种出生在墨西哥这一新兴市场的人来说,外包工作会显得更加“情绪化”。

“新兴市场在成本、人才等方面能为我提供更好的选择机会,这也是我离开EA的原因。如果你干游戏这一行就是为了所谓的‘干活挣钱’,那行,你呆在EA、甚至是Trint Point,都挺不错的。但如果你想做出点名堂,那你必须有自己的‘空间’,专注于你的世界,别搞什么外包。”Reyes说道,“我那家风投基金并不是唯一的出路。事实是,当钱到位了,那么人才也就来了。像拉丁美洲,比如巴西这种新兴市场,我们能做的要比那些所谓的‘低成本雇佣关系’要多得多。”

回到圣保罗今年的BIG。来参加这次独立游戏盛会的人,无一例外都对拉美游戏业的未来抱以相当乐观的态度。新兴市场的潜力,使得这个市场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作为全球游戏外包劳动力的主要来源地之一,经验的积累和行业的发展可能会引发拉美地区游戏IP的一次爆炸。在游戏行业竞争愈发激烈的当下,与会所有人都认为,“分厘必争”(everydollar counts)。

新兴市场,游戏开发者真的很有优势。在通常情况下,开发者可以用更低的成本开发游戏,从而降低投资者的风险。

“这个时代正在到来。越来越多的投资方和发行商正在这些拉美国家搞一些小规模的游戏展,这也是我们InFinCapital到这儿来的原因。”van der Pijl说道。

“看看有多少外国人选择了拉丁美洲、选择了新兴市场吧。”Reyes说,“仔细体会一下。我们在迪拜、在墨西哥、在印尼都看到了这样或那样的投资。我在硅谷生活了十年,但说实话,硅谷是一个被高估的地方,更多有价值的原创内容来自于这些新兴市场,游戏开发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Reyes也在从中发现了新的问题,一些相当棘手的问题。他发现,在这些新兴市场中,很多本地的开发商都存在着‘心理障碍’,这种障碍正在妨碍产业进一步的落地发展。

“我们目前居住的地方(指拉丁美洲)还不太能接受项目融资这种事情。十年来,我听说过很多以此为主题的‘悲惨故事’,比如曾有一个开发商以仅仅25000美元的价格,捐赠了他们工作室40%的股权,而不是选择融资。真的,请不要那样做,拜托……时代不同了,资本已经来了。”

Reyes的风投公司Altered Ventures,其首批投资项目之一,就是《Pode》这款冒险解谜游戏。“这是款相当漂亮的游戏,来自挪威的工作室Henchman& Goon创造了它。《Pode》是这家工作室首款商业性质的游戏,不过他们对自己的定位非常清楚,他们属于那种‘无所畏惧’的游戏开发者。”Reyes回忆道。

《Pode》现已有NS版本

“即便你只是第一次在游戏行业做投资,你也不要产生‘我应不应该去投那种100万美元级别的项目’这种畏畏缩缩的念头。但可悲的是,新兴市场目前充斥着恐惧和怀疑。你的很多天赋,都会因为因未知而产生的恐惧而使那些本来很棒的潜在项目泡汤。我们不会投身于那种环境。但是,那种恐惧,它与天赋无关,与你的团队规模也无关——”

Reyes突然停顿了一下,接着用手指着自己的太阳穴:

“这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目前作为国内排名前列的游戏人才培训教学基地的重庆汇众教育表示,从目前的态势来看,行业正在朝着良性发展,各种游戏外包行业的外包价格也趋于合理的价格!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重庆游戏人 » 低价外包、外资抵触——第三世界的游戏产业依旧长路漫漫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