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游戏人丨为重庆提供游戏开发技术培训服务

重庆高院发布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典型案例:传奇私服案在列

重庆传奇版权案

重庆传奇版权案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日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2016年以来重庆法院发挥司法保护知识产权主导作用的基本状况,并发布了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典型案例。

据悉,2016年,重庆法院共受理一、二审知识产权案件4666件,同比上升57.85%,案件数量已跃居西部首位。审结一、二审知识产权案件4236件,结案率90.78%,同比上升62.74%。新收知识产权一、二审案件共4421件,同比增长70.56%。

“以创新保护创新”推动审判专业化

重庆高院民三庭庭长喻志强表示,重庆去年受理的知识产权案件主要呈现出三个特点:第一,从案件大类型看,专利权纠纷、商标权纠纷案件增幅平稳,著作权纠纷增幅迅猛,涉KTV著作权纠纷仍然高发。

第二,涉电商平台知识产权案件开始大量涌现。权利人在起诉实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同时,将相关电商平台作为共同被告一并起诉,去年以来全市法院共受理此类案件221件。

第三,特许经营合同纠纷增长快。去年全市共受理此类案件71件,同比增长55%。

在知识产权审判专业化上,喻志强表示,重庆法院“以创新的方式保护创新”持续推动知识产权审判专业化。

自2001年建立知识产权专门业务庭以来,重庆法院通过各项审判职能的发挥,不断推动知识产权审判工作走向专业化。

“一是不断创新知识产权审判体制机制;二是以公正高效的审判工作促进审判队伍的专业化;三是通过知识产权审判职能创新为重庆自贸区的发展提供有力司法保障;深化推进知识产权“三合一”审判模式和跨区域管辖改革。”喻志强说。

法院可对侵权行为发布诉中临时禁令

一审法院已经认定被控侵权人构成侵权,被控侵权人在二审审理过程中能否继续从事被诉侵权的行为呢?

重庆空港浙商皮革城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空港皮革城公司)在重庆市开办了空港海宁皮革城市场。空港皮革城公司在该皮革市场建筑物、微信号、网站等广告宣传中,使用了“海宁皮革城”、“空港海宁皮革城”等标识、标语。

海宁中国皮革城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宁皮革城公司)认为,“海宁皮革城”是其知名服务特有的名称,遂诉至法院要求空港皮革城公司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其经济损失1312.5万元和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开支25万元。

市一中法院一审判决空港皮革城公司立即停止其侵权行为,并赔偿海宁皮革城公司经济损失300万元。

空港皮革城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市高院院二审维持原判。

在二审过程中,空港皮革城公司并未停止相关侵权行为。

为此,海宁皮革城公司提出诉中禁令请求,请求二审法院立即禁止空港皮革城公司相关侵权行为,并提供了相应担保。

重庆市高院认为,二审时正值重庆皮革服装销售旺季,若不及时制止空港皮革城公司的上述行为,可能对海宁皮革城公司的竞争优势、市场份额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后果。因此,法院有必要对空港皮革城公司的上述行为发布禁令。

合理使用室外公共场所艺术作品标准需界定

如何对室外公共场所的艺术作品进行合理使用?《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第(十)款规定,对设置或者陈列在室外公共场所的艺术作品进行摄影,可以不经著作权人的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权利。

2008年12月,职业陶艺家何跃为重庆磁器口古镇有偿创作《磁器口更夫》铸铜雕塑一尊,放置于重庆市沙坪坝区磁器口古镇内磁器口正街与磁器口河街的交叉口。

2015年12月,何跃发现重庆邮政广告公司(以下简称广告公司)发行的名为《民俗遗韵》的广告邮资明信片擅自使用了磁器口更夫雕塑的照片。

何跃认为,广告公司的行为侵犯了其对《磁器口更夫》雕塑享有的署名权与复制权,遂诉至法院,要求该公司立即停止侵权、公开赔礼道歉,并向原告赔偿经济及为维权支出的合理费用。

法院审理认为,广告公司发行的《民俗遗韵》明信片所载照片的主体是雕塑本身,磁器口更夫雕塑也是该明信片所要表达的“民俗遗韵”这一主题的最主要载体,广告公司对涉案雕塑的使用属于显著的、突出的使用。

此外,广告公司发布的广告邮资明信片是进入流通领域的商品,消费者购买后可直接进行邮寄,其使用属于以营利为目的的商业使用。

广告公司在发布涉案明信片时未予署名,且未有不便指明作者名称的情形,侵犯了权利人对涉案作品享有的署名权。

基于此,法院判决广告公司的行为构成对原告何跃著作权的侵犯,应当承担立即停止侵权、公开赔礼道歉、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为维权支出的合理费用的民事责任。

构成侵犯著作权罪数额应明确界限

《刑法》对违法所得数额较大、违法所得数额巨大没有明确规定。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的规定,违法所得数额在3万元以上属于“违法所得数额较大”,违法所得数额在15万元以上属于“违法所得数额巨大”。

2012年9月份以来,王海军未经Legend of Mir2 网络游戏软件(以下简称《传奇》)的原著作权人许可,通过电脑远程控制的方式架设了“刺客传奇”等五个私服游戏服务器端,用于在互联网上发布网络游戏,供玩家下载,并通过“爱付”支付平台接受玩家的充值。

黄辉、王晓东、董庆庆三人在明知王海军等人开设的是《传奇》私服游戏的情况下,仍开设了“爱付”支付平台,其为其提供资金结算服务。

截止案发,被告人王海军通过“爱付”支付平台结算的违法所得共计人民币176 872元。

经查明,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海军以营利为目的,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计算机软件,违法所得数额巨大,被告人黄辉、王晓东、董庆庆明知他人实施侵犯知识产权犯罪,仍以营利为目的为其提供资金结算等帮助,各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侵犯著作权罪,故依法对王海等人分别判处应予刑事处罚。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长李佳表示,被告人王海军等的违法所得17万余元,已达到最高人民法院在司法解释中规定的“违法所得数额巨大”的标准,故对被告人王海军应按照侵犯著作权罪的“违法所得数额巨大”进行量刑。

观后感

现在国家越来越注重版权了,想考盗版为生活的人呀,最好收手了。免得到时候吃牢狱之饭哟!动漫游戏学院学习好,一字一码的自己编写出来的游戏,就不会有版权案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重庆游戏人 » 重庆高院发布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典型案例:传奇私服案在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2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1

    达康书记表示点赞

    星空游戏1年前 (2017-04-25)回复
  2. #2

    我只想默默的拜读您的博客!

    xuan1年前 (2017-04-26)回复